宝可梦步美

宝可梦步美

天有昼夜,人有卧起。程知曰:此汗后心虚补阳法也。

 太阳表病,当汗不汗,先下之而愈,因复发其汗,以此表里俱虚,因虚其人致冒,理必然也。予曰∶予之辩辩,盖欲白王公之冤,而针时师之癖也。

甚至以欬逆为呃逆者,殊不知欬逆即今之喘嗽也,兹乃与呃逆混而为一,皆不考之过,而得失利害系焉!不可以不辨:干呕即哕,欬逆即喘嗽。 黄帝曰∶今夫子之所言者,皆病患之所自知也,其毋所遇邪气,又无怵惕之所志,卒然而病者,其故何也,唯有因鬼神之事乎?

今风寒两伤,故为荣卫俱实,所宜大青龙汤主之也。 设为肾而言,则当无“上空”二字矣。

俱宜斟酌下法,勿孟浪也。 方有执曰:此以食之能否,验风寒之辨。

今初服不惟不解,而反加烦,是表邪太盛。五苓散与黄麻、桂枝二汤,虽同为太阳经之药,一则解肌而治表,一则利小便而治里,标与本所主各有别矣。

Leave a Reply